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神的无惨

神的无惨
在遥远的地方有一大陆,此大陆名为圣魔大陆,当今正面临最大的一次战

圣光大炽,将魔光压的无法反抗,此地正是魔族的大本营,神族的大举进攻,将魔族压到无法抵抗的地步,在神族的军营中,一道身影正在演讲

神后激动的道【姐妹们,我们终于可以报仇了,当年魔族的偷袭,杀光了我们的丈夫,兄弟,父亲,等待多时 终于可以将魔族杀的一乾二净,为他们报仇,今天,便是魔族灭族之日】

台下众女神情激动,终于啊,忍了这幺久,损失众多姐妹,今日终于可以一雪前耻了!

【姐妹们,现在就让我们将魔王那狗崽子碎尸万段】语毕,神后冲天而起杀进魔王城,女神大军跟随其后,一时间魔王城圣光大作,将百万魔军杀的精光

杀的正愉快的神后忽感不对劲,怎幺可能一点反抗都没有

【不对!这是陷阱】神后高呼,但来不急了,一道道黑烟自魔王城溢出,将大军覆盖住,众女神一吸道黑烟,便全身滩软无力【不好,有诈】

【啊!】神后试图运起法力,但却毫无作用,而且法力冲向小穴,害得神后蜜穴高潮,后方女神们也是同样情形,一时间魔王城顿时气氛淫秽不堪

【哈~哈哈!】一道得意的笑声自魔王城中传出,一道黑影自城中窜出,原来便是当今魔王,魔王身披披风,邪魅的脸上露出笑容,魔王身后跟着数百万大军,原来女神们报仇心切,失了理智,那数百万魔军只是幌子!

【神后啊神后,没想到妳也有这天,我魔族所作的淫神散味道如何?】魔王得意的看着高潮不断的神后,

神后两颊绯红【你,你到底对我们作了什幺?】【这只是淫魔族的老配方而已,淫魔族吸了有助练功,淫魔族神功,引法力冲向小穴,引来高潮,自高潮中顿悟,我加以改良,提升药效】【不,不要脸,竟用这种东西……】

魔王听了大笑道【不要脸?神族和我族乃世仇,不知杀我多少子民,若能解决这恩仇,又谈何不要脸】

魔王走向前,看了看半伏于地的神后,水嫩的白滑肌肤,纤细的柳腰、浑圆的臀部和一对圆滚滚、涨鼓鼓的大奶,简直是一代尤物,魔王解下了裤子,一根巨大的肉棒,呼之欲出,神后看了咽了咽口水,这玩意看了她乳头坚挺,小穴淫水涌出 ,魔王看了笑道【呦,神界第一美人看了肉棒兴奋了吗?本王可是魔界第一巨棒,不如妳我阴阳相合,称霸圣魔如何?】

神后一口口水吐到魔王脸上,魔王的脸顿时冷了下来

【作……作……梦,我才不会让你称心如意,】【是吗!好一刚烈女子,既然如此……】魔王运起魔功【本王有旨,将这些神族婊子,就   地    正    法】这声音如鸿钟,魔王城三百里内都知道,神族完了

魔王抓住神后乌黑的秀髮,将老二对準她娇艳的红唇插了下去【唔……唔睏】神后内含巨物口齿不清,但一双怨恨的大眼已传答内容,魔王看了狞笑道【行啊,遭姦还如此有精神,真是一个婊子】魔王原本白玉般的双手煞时涨大,变成魔掌,用力电击的小穴,

可怜神后遭遇如此对待,此时魔王手指不断发出电击只得运功抵御,但一运功,便高潮,如此恶性循环让神后想死的心都有了,但一但想咬舌,护体罡气便发出,众女神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神后勉力抵抗魔王,全身大汗淋漓,将身上的衣物都给浸湿了,她身上的衣物本已破烂不堪,整条裙子给割裂成短裙,一双引人冲动的美腿完全暴露在外
此时正发抖着。

上身也没好到哪里去,右手的袖子已被扯脱,露出整条白皙如玉的膀子,其他各处则是一条条大小不一的口子,领口甚至给裁成了低胸,一对美乳几乎要暴露在外,深遂的乳沟完整呈现,看得周遭魔王军的肉棒纷纷挺立起来。

【好漂亮的奶子,真白!晃悠晃悠地,真想抓抓!】【看那美腿呀~又长又细,那皮肤呀~又白又嫩,摸上去定是挺光滑低!】【你看她那翘屁股,走路一摆一摆,多会摇啊~像是恨不得人操她!】【真想看她那樱桃小嘴含着我鸡巴的模样,啧啧~】魔王兵众围着圈子缓缓而行,眼中的浴火愈烧愈炙,纷纷淫言秽语起来。

【小的们,别着急,等本王爽完,就换你们了】魔王用了十成魔功,再场所有魔兵皆听见,纷纷高声欢呼

【卑鄙小人……我……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神后听了全身发抖,数百万魔兵啊,就算神族再了得也受不了,更何况如今法力被封,若着数百万人一拥而上……神后简直不敢想像

魔王见时机已到,抓住神后的头加速抽插一泡精液便射入神后咽喉,黏腻恶臭的精液直灌入神后的喉咙,她吞下了好几口,差点给呛死,随着肉棒抽出,她将剩下的精液呛咳出来,黏稠的精液从她的小嘴里爆出,化成一条条晶亮的精液白链挂在下巴,好不美丽。

【哈哈哈~本王我可是第一次插这幺美女,爽呀!】魔王大呼过瘾,在众人的簇拥下,抱起神后的纤腰,站起身来绕场一周,接受英雄式的喝采,喧闹了好一阵,这才示意众人安静,在众人屏息注视下,将肉棍缓缓退出半截,夸张的将屁股顶了出去,再用力往前一送,「噗滋」一声,开始狂干起来……

【啊啊啊啊啊~~】被巨物插入撕心裂肺的痛,让神后爆出一长串尖叫,掼破蜜穴的肉棍直顶进子宫口,插了个结结实实,神后的淫穴渗出一道殷红血流

   【快…快拔出来…好疼…别插啦…求你…啊啊…会死…】众人的围观中,神后随着一次次的撞击惨叫着,魔王一次次的猛干,碰碰有声,将她的阴唇插入翻出,一次次顶到最深处,干得周芷若淫水狂喷,高潮一波接一波,无止无尽的洩身。

  【哈哈哈~爽啊~小美人,妳还真是紧!夹得我好舒服,下面好像会吸人一样啊~】魔王爽极,拍着着神后两团雪臀,噗滋噗滋的狂抽猛送。

       【不要…不要再插了…我真受不了啦…穿了…我的肚子要穿啦…】神后痛苦哀嚎,眼泪狂喷,适才拼死一战的气势都不知哪去了,此刻的她只像头可怜兮兮的小羊。那魔王的肉棒实在不小,不仅将她的淫穴塞得满满的,龟头更直接顶入子宫,粗壮兇恶的阴茎随着抽插在她的小腹下浮凸出来神后只觉整个阴道都快开裂了,几乎要被干穿。

       【嘿嘿嘿~我干~我干死妳!】魔王纵声淫笑,一下一下用力挺进,看着神后喷泪喷精的美景,愈干愈是得意。

       狂插了几百来下,神后的嫩穴已给干得烂了,也不知洩了多少回,整个几乎已经瘫了,软垂垂的给人抱在腰间,那魔王满身大汗,终于也到了强弩之末,最后淫笑道:【美人,为了纪念妳的初次破身,我就慷慨的将精子全奉献给妳啦~】说罢哈哈大笑,做最后的冲刺。

       【不行…快别…别射在里面呀…千万别…啊啊…求求你了…魔王大人…】神后一听他要内射,着急的想要阻止,却也无力回天,只能在他的猛干下唉叫,最后让他一根捅到底,大龟头直接插入子宫,在子宫里豪迈的喷精。

【神族之后,多大的派头啊!还不是让我姦了!】魔王射了她满满一肚子浓精,心满意足的退出肉棒,神后瘫软在地,双脚不停颤抖,痛哭失声,此刻的她已彻底完了,

【众兄弟,本王说话算话,说要把这美人分给大伙操,便是要给大伙操,大伙尽量干、用力插,不用怜惜,把这条母狗,给活活干死吧!】说罢,扯起神后的秀髮,将她扔向兵众。

……………………

【喔喔喔~】【啊啊啊啊~】【王后~救我~】【好疼啊~~】【丢~要丢啦~】被数个人压在身下的神后,耳底除了男人的喘气声,小穴被干的那「噗哧噗嗤」的羞耻撞击声,还有同族们,此起彼落,同样被姦的哀嚎声,她的心底一阵痛,又是自责又是懊悔,泪水再度滚滚而落。

       【怎幺样~看到自己的同族也一起被干很痛心吧~妳就在自责和懊悔中被我们姦吧!】一名魔兵将她的女儿提了过来,揽着她的腰,用背后式干她,并将她的头压在神后面前。已被干了五砲,给操的神智涣散,一双眼泪眼汪汪直落泪,美首随着背后的撞击在神后面前摆动。

       神后看了更是心痛如绞,操着她嘴的魔兵将鸡巴从她嘴中退出,转去干神女的嘴,干了一阵子,又回操神后的嘴,将两人口中的精液口水带来带去,在两位美人嘴中来去的好不自在。操着神女的蒙古看得有趣,又一把将神女抱起,将她的小穴凑在神后面前干,插得数百来下,神后被插得洩身,涌出的淫水直接喷在神女脸上,神女被干得昏了过去,魔兵肉棒抽出,直接给她来个颜射。

【呀!这女的似忽不行了】【不如在她妈面前将她姦烂吧】【欸!好主意】神后听着魔兵的计画身体不住颤抖

魔兵施法将老二便的极其巨大,插进神女的小穴

【呜啊啊啊啊啊啊~~】剧痛让神女瞬间清醒,尖叫从口中爆出。

       【女儿!】神后痛哭失声,却被众魔压在地上狂干,一滩滩精液喷洒在她脸上、乳上、身体各处,一根根粗勇的肉棒毫不间断,无情的抽插,放肆的一次次在她体内射精,她痛苦的哀嚎着、哭吼着,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在她面前,被巨物捅入下体,

神女貌似已被玩坏,美眸里满是性慾,双手用力摆弄魔兵的老二,纤腰随抽插用力摆动,雪白的豪乳随着摆动,让人眼花撩乱,淫叫道【大……大爷们,干……干我……我】【哈哈哈,这便是那神王的女儿吗,好,大爷我看在神王的面子上让妳爽爽】【谢……谢大爷厚爱……啊啊啊~】

神女在众人的大笑声中高潮,晕了过去【这次似乎真晕了过去?】【那便丢着吧!反正这群婊子虽不能运功,但多年练武总是死不了的,魔王大人自有安排】

【不要啊~女儿~】神后挣扎的想爬过去,却被众人死死按住,【呦  这不是「我们的岳母」吗,来岳母让我们来玩玩,看是妳老比较耐操,还是我比较粗大】【放开……快给我放开,谁是你们岳母,不……放开,放开她们】,接着她的族人,部下一个个被抓过来,在她面前被凌辱,一个个受尽折磨。

       神后就这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族人一个个在面前受姦,一面魔兵也无中断的继续轮她,三十轮过去,神后也被操得小穴合不起来,两腿大开,全身布满一滩滩恶臭的精液,子宫更被精液灌满,紧实的阴道,在不到一个小时内便已被干鬆。

【很痛苦吧?看着同族一个个被玩弄致,放心吧!妳得给我们全上过,然后在被我们慢慢玩弄。】一名魔兵淫笑着射了神后满脸精。

       【你们…你们这些禽兽…】神后吐出满嘴的精液,含含糊糊地怒骂道,全身被射满精液的她狼狈万分,虽是怒极,却是气燄尽失,毫无一族之后的威严
反到更引起魔兵的慾火

    【唉呀~轮了这幺多砲,小嫩穴都鬆了,里面都是精液,这叫人怎幺干呀~】轮上的魔兵抱怨道。


【这娘们的菊花不是还没开吗?我便是好心留给你,让你来开苞呢!】干着神后鸡掰的魔兵兵道。

       【喔喔~都忘了还有菊穴啊~嘿嘿~】那魔淫笑着,抓起神后的雪臀,用手指剥开她的屁眼。

       【别…别碰那里!你们这些可恨的走狗!】神后一面被干一面骂道。

       【唷~刚被插时还哭了,现下轮了几十人反倒会骂人啦!真是个贱女人,愈干愈有精神啊!哈哈哈哈~】那魔兵哈哈大笑,用龟头顶弄着神后的菊穴。

       【你…你住嘴…啊~~】神后一面怒骂,却又禁不住小穴一在被抽插,再度高潮。

       【好~我住嘴,插妳屁眼!】那魔兵连拍神后的玉臀,用力将龟头挤了进去。

       【不…不…疼…要姴啦…死啦…】神后痛苦哀嚎,那魔兵全不理会,努力的用鸡巴钻进神后的屁眼。

       【唔喔~真是够紧,这岳母的屁道快把我的鸡巴夹断啦!】随着神后的惨叫,他的肉棒已完全插入。

       【不…不…啊啊啊啊啊啊~~】神后感到后门被巨物突入,剧痛使得她爆出惨叫。


       可怜的神后,小穴和嘴被数十人玩过后,又多了屁眼让人插,被夹在肉棒林中的她三洞皆被插满,无间断的被肉棒狂轰,不过一会便被插的大小便失禁,屎尿横流,魔兵毫不怜香惜玉,完全不让她有休息的机会,不断的轮姦,一砲砲的精液射进她的阴道、屁道、喉咙,和脸上、乳上、臀上,神后完全被精液淹没,全身沾满一滩滩噁心的精液,肚腹也被射入精液撑得鼓起,灌满的精液不断从体内倒流出来。

       转眼间已轮过百人,神后给插得翻了白眼,口吐白沫,几乎失去意识,口中不断发出模糊的呜咽,娇躯不断的颤抖着,她的奶已被抓得变形,乳头被捏得黑紫,阴唇被干得外翻,阴道被干得鬆弛,屁眼开裂,正潺潺流着鲜血,魔兵兀自不放过她,依然一班一班的轮,将一代女王渐渐操得不成人形

    【唔唔唔嗯嗯嗯喔~~】含含糊糊的呻吟声,神后全身铺满了一层厚厚精泥,黏稠噁心的精泥甚至凝结成块,或凝成条状,从她身体各部位垂下,这可是数百人贡献出的精液才可造就此番壮观的景像!

       像刚从精液泥沼中爬出的神后,早已被干得神智散乱,此时她已被沦了五百人,美穴被干得又鬆又垂,变成两片噁心的烂肉,阴道已被插鬆到可塞下成人的手臂,魔兵后来乾脆两只肉棒一齐插入,她的后庭也是极惨,肛门被插得破裂,菊花盛开,两片玉臀被分得老开,而她那引以为傲的豪乳,被抓得变形、下垂,乳晕被捏得黑青肿大,好好的一对美乳,此刻却变成两团噁心的肉团。

无止尽的抽动,射不完的精液,周芷若的肚子不停鼓胀,裹住全身的精泥也愈来愈厚,下身烂得愈来愈不成样,巨乳被扯得下垂至腰际,双腿因为维持大开的姿势太紧而抽筋,娇躯不停地痉挛。

      【这妞儿愈来愈没反应了。】【是啊~她翻白眼翻了快一个时辰了哪!】【轮了几百人,她会不会已经给姦死了?】【还有气息,她没还死,看来是被操昏过去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像条死鱼一样,咱们跟姦尸有什幺差别?女人就是要会叫才有趣!】轮过千砲之后,神后彻底昏死过去,满肚的精液屎尿,鼓胀的如怀了八胞胎似的,一个肚子便佔了整个身子的三分之一。

       众蒙魔兵见周芷若如此,都干不下去了,将已成死鱼的周芷若摔在屎尿精泥中,思考对策。

       【疑~怎幺不干了,那娘们被操死了吗?】魔王问道。

       【稟大王,这母狗还没死,只是她身上的每个洞都鬆得离谱,精液被灌到满出来,众兄弟的鸡巴插进去好似插进精液冻里,实在是没有快感,再加上她又昏死过去,不会叫也不会动,大伙实在是干不下去了。】一名小兵答道。

【噢~这简单,来人牵战马】 他们从带来的坐骑中挑选最为精壮的马十匹,要来狠狠干她,战马的阴茎可不是常人可以比拟的,那长度粗度,相当于一个成人的手臂,平常女人自然塞不下这幺大的家伙,可给操了千砲的神后,淫穴已给捅成了大窟窿,让马插是绝对没问题的,马说不定还嫌鬆,就怕她的身体承受不住,会给马活活插死,所以他们只选了良马十匹,这美人要是太早被玩死就可惜了。

       魔兵搭了个简易木架,将周芷若用翘着屁股的姿势绑在其上固定,周芷若见他们把自己用这幺羞耻的姿势固定在木架上,又牵了十匹精壮公马,心里已明白是怎幺回事。她发了疯似的哭嚎挣扎,但蒙古兵将她绑得太紧,绳子都勒进肉里了,木架又极为牢靠,完全撼之不动。

神后心想这幺轮上几回,肚子非给插穿了,于是用力压低臀部,不让马屌插进来。

       战马知道这女人是给牠们洩慾用的,一早鸡巴便已硬梆梆地,神后拼命压低臀部,那马戳了好久,戳不进洞,最后居然顺着股沟,捅入了她的屁眼。

       这下神后可始料未及,居然弄巧成拙,只觉肛门一阵奇痛,巨屌一路捅入直肠,还再往里面顶,忍不住痛哭哀嚎。她的肛门虽已被干裂,成了个烂菊花,却也没夸张到能容纳下巨大的马屌,那马是用蛮力硬塞,硬是将巨屌插了进去,只听一阵诡异莫名的声音,随着一吋吋没入屁眼里的巨屌,周芷若的肛门愈裂愈开,叫得也愈来愈凄厉。

       【这马在插她屁眼哪!】一名魔兵发现后大喊,众魔看了更兴奋起来,纷纷吼道:【插啊!用力捅进去!】【捅烂她!】【插死她呀!】那马听众人在旁给牠打气加油,奋力一捅,终于将整根巨屌捅入屁道之中。

       【啊啊啊啊啊~】神后爆出凄厉长叫,久久未停,那马开始抽插起来,随着一次次的抽插,神后的肛门被愈撑愈大,渐渐变得惨不忍睹,众人就是想看这美人被搞得不成人形,愈看愈是激动,用力搓弄着肉棒,又是好几发精液朝她发射。

       由于屁眼比穴紧得多了,那马插得爽极,抽插了几十下便射了精,浓郁腥臭的马精,大量灌进神后的直肠,一下子便灌满倒流而出,两洞的马精长流,浓稠的精液汇聚一齐流下,在美人双腿之间,形成一道马精瀑布。

       众魔兵看得兴发,马上换上另一匹马,那匹马又照着屁眼捅了进去,抽插个百来下,射了神后一屁股,余下的八匹马,各个锁定神后的屎眼,将她的肛门彻底插爆!十匹马轮下来,神后的屁眼整个给插烂,小菊花变成了向日葵,裂成了一个惨不忍睹的大洞,而神后则再度被操昏过去。

魔王见神族气数已尽下令道【本王有旨,将女神族叛军百万人贬作女奴,女神族贬为一族,若捕获逃犯,便将逃犯赏给功臣,另,于各城池中将女神族一干作为性奴,供魔族使用】

魔王弹了弹手指 ,原本神后烂掉的穴,盛开的向日葵,皆回复原状,【现在,小的们,让我们继续狂欢吧】于是盛宴再次开始,女神们的哀号声和魔族的欢呼声便成了配乐

………………

魔王城,魔族在历经百年后将圣魔大陆的众神族捕获完,此城也再次繁荣起来,而城池广场中央有两名,全身赤裸,双手遭缚的女子,全身上下皆被射的惨不忍睹,双眼吊白,身上的穴无一刻不是满的,小穴,屁眼,嘴巴,腋下,乳沟,一切可插之处皆被插满,而较年青的女孩,嘴中发出淫蕩的叫声,一面抠挖自己小穴,一面受姦,一旁的女子看着女儿被姦却毫无办法,无奈的落下眼泪,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